茶话会”两文获赔万余元!原创维权和影响力提升不矛盾

2018年12月02日 09:14 来源:传媒茶话会 作者:刘娟

  12月23日,在2017第二届中国产经媒体融合发展高峰论坛上,中国行业报协会联合全国各主流财经媒体共同倡议成立“中国财经媒体版权保护联盟”,旨在提高对其他转载体的统一议价能力,并流水线统一维权。作为推动者,版权保护一直都是《传媒茶话会》关注的重点。我们率先试水,打响了版权保卫战,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。 12月初,通过诉中和解,《传媒茶话会》的《九寨沟7.0级地震,机器人记者25秒540字配4图!人类记者你颤抖了吗?》2篇被侵权文章维权获赔1万多元!而这是在《传媒茶话会》近乎于当甩手掌柜的情况下实现的。   
  
  1220日,《传媒茶话会》对话中国行业报协会执行秘书长、《传媒茶话会》创始人刘灿国,瀛和律师机构联合创始人徐双泉,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振海。
费力吧唧做原创却给他人做嫁衣?凭啥!
  在《传媒茶话会》创立初期,编辑部也有过通过其他平台转载以扩大影响力的想法。3月1日,《传媒茶话会》独家推出《厉害了!央视着手全面废止“劳务派遣用工”7000企聘人员将全部转成“台聘”》一文,由于没有经验,刚发出来就被某公号要走授权,转载后在该公号迅速实现了10万+的阅读量,本以为这种转载会给《传媒茶话会》带来粉丝,但事实上见效甚微。

  由于几乎全部是原采而成,各大相关公号特别爱转《传媒茶话会》的文章,但一谈到付费,就纷纷望而却步,哪怕是100元,也不愿意掏。这和现阶段微信公众号没有形成转载付费的大背景相关。

  从4月起,《传媒茶话会》拒绝向非版权互换单位开放白名单。

 “我辛辛苦苦种草,为啥免费给别人家喂羊?”中国行业报协会执行秘书长、《传媒茶话会》创始人刘灿国表示,为了将《传媒茶话会》打造为在传统主流媒体间有卓越影响力的公号,《传媒茶话会》高薪聘请总编辑和专职编辑,并且给出相对较高的稿酬。坚持“无沟通,不发文”,每一篇文章、每一个选题都尽量与相关媒体、机构最核心的负责人及时沟通,有时一个选题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,一篇原采文章成本平均在数千元。

 

“宁可放弃影响力也要维权,但事实上保护版权似乎没有降低影响力。”这是刘灿国的态度。

  八个月以来,在《传媒茶话会》停止向其他非版权互换单位开放白名单后,影响力不仅没有减少,反而增加了。粉丝数量一天天的增长也让刘灿国更加坚定了版权保护的信心。

《传媒茶话会》微信公众号后台截图

技术赋能,维权路上的拦路虎或许是纸老虎
 “相较于实体出版时代,在互联网时代,侵权形式已经升级到了 2.0版本,但一些传统主流媒体还在用1.0时代的方式进行维权”。瀛和律师机构联合创始人徐双泉告诉《传媒茶话会》,借助技术的迅猛发展,侵权方的“偷盗技术”迅速迭代升级,侵权形式由低级的复制粘贴升级到“转码”和“加框链接”。但反观传统主流媒体,取证手段和维权方式还停留在人力维权阶段,这种“1.0时代”的维权方式,不仅让传统主流媒体身心俱疲,还陷入“赢了官司却赔钱”的尴尬境地。徐双泉介绍,借助“智能监测系统”,律师团队监测到《九寨沟7.0级地震,机器人记者25秒540字配4图!人类记者你颤抖了吗?》等2篇文章,共被42家自媒体或网络平台侵权。截至目前为止,共有9家侵权单位进行了诉中和解,赔偿总额1万多元,对其余33家侵权单位的诉讼也已进入立案阶段。

  《传媒茶话会》了解到,目前,利用技术能实现24小时全网转载监控,发现侵权行为可以立即取证、存证、批量处理,维权路上的拦路虎在技术面前,都变成了纸老虎。

  此外,徐双泉也建议,传统主流媒体可以适当让渡部分利益,将维权工作委托给专业的技术机构和律师事务所。

争口气吧,版权维权不是钱的事儿!

  一篇文章,一家侵权单位能赔偿的金额多为几千元。兴师动众,劳民伤财值得吗?“内容是传统主流媒体的核心资产,如果是国有新闻单位,则是无形的国有资产。现在很多单位的版权不是贱卖,而是拱手相送,说媒体主要领导等集体无意识在违法犯罪也不为过。”刘灿国表示,传统主流媒体需要争口气,版权维权不是钱的事儿,是态度问题。

  徐双泉认为,移动互联网时代,版权是传统主流媒体的核心资产。版权保护最重要、最根本的一点就是传统主流媒体要坚定维权的态度,只有维权,才能让优质内容更有价值,才能迎接一个纯净有序的版权环境的到来。

 “不要低估优质作品的价值,更不要轻易’原谅’侵权方。”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振海告诉《传媒茶话会》。

  一方面,很多传统主流媒体认为一篇文章维权获赔的价格在300~500元,因此维权不积极。实则不然,我国法律实行三种赔偿方式:一是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进行赔偿;二是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进行赔偿;三是按照法定额度不超过50万进行赔偿。《传媒茶话会》单篇文章维权获赔金额也为几千元。

  另一方面,张振海向《传媒茶话会》强调,诉讼所产生的公证费、律师费、差旅费等一些合理开支,通过诉讼也可获得赔偿。这将很大程度上提高侵权方的侵权成本,推动版权市场规范秩序的建立。

  面对侵权,传统主流媒体这个“冤大头”倘若继续坐而旁观,视而不见,势必优质内容就变成了地摊货。因此,对于传统主流媒体来说,是时候转变观念,吹响维权号角了。

《传媒茶话会》短评

  新媒体时代,传统主流媒体要肩负起舆论引导的重任,借助新媒体传播渠道来扩大影响力,但是不能因此自乱阵脚,丢掉了保护版权的意识和态度。

  野蛮生长的内容市场,需要优质内容,更需要秩序与规则。当技术这个“三只手”被技术降服的时候,版权保护另外一只隐形的拦路虎——“打招呼”,就是重点降服的对象。

 “案件未开庭,关系找上门”,中国特色的人情社会正在向版权保护领域渗透。或动之以“情”,或晓之以“理”,更有甚者慑之以“权”,这种让权利人有苦说不出的“打招呼”正在助长侵权的歪风邪气,践踏法治精神。

 很多人都说版权保护是媒体的“一把手工程”,只有把版权提高到不保护即犯罪的高度,传统主流媒体版权维权才能更快迎来朗朗晴天。